公用欄目

明天會更老歲月留痕

向下

明天會更老歲月留痕

發表  古月語 于 周日 2月 11, 2018 11:54 am


歲月留痕

在這個小鎮上居住了潮州人,是小鎮上最大的族群,有姓盧,劉,邱,蔡,鄭,多是經營雜貨,有一個做頭的,忘了姓啥。福建人好像只有一家,他們在我剛有記憶的時候就搬去了棉蘭,是經營單車;第二多的族群是海南人,共有四家,三家姓陳,經營咖啡店,他們都是堂兄弟,和一家姓蔡。第三大族群是“廣府人”,來自台山,新會,開平,姓楊和姓胡。多是打金首飾。

小時候,小鎮沒有華文學校,都是在家裡父母親教識字,練寫字,尤其是毛筆字,也因此寫得一手好字。覺得有段時間還請了印尼人教印尼文。後來雖然請到華人來小鎮開學校教書,學校名字就叫《國光學校》,看華人的“愛國”情懷到哪兒都是那麼充沛。

沒有書讀,小孩子有非常多的時間玩耍,玩意兒可真不少。記得那個時候,香煙的牌子出名的有cap angsa,Escort, Comandor,都是硬紙盒包裝,十分精緻,丟棄的香煙盒就成了小孩子的玩意兒和和賭本。我們有時候也拿十個這樣的煙盒做成精緻的小燈籠。那個時候小男孩幾乎個個人手裡都有一件橡膠彈弓,橡膠取自橡皮圈,或者放棄的單車內胎,切成長條。然後割下一個小樹杈綁上,用來射樹上的果子和小鳥。

小孩子的遊戲多呢,一隻短直和一隻手臂長的小直樹枝,再在空曠的地上挖一個小洞,兩個人或兩組人就可以玩宇宙我們當時很流行的遊戲(印尼小孩子也玩,忘了叫甚麼名字)。

印尼小孩子過齋戒月喜歡截一節大竹枝,一端開通,一端不通,不通的那一端,側面開一個小口,裡面灌雲縣煤油(小鎮一帶盛產煤油),然後拿一枝小樹枝點火,就像放炮的從另一端“噗”的一聲噴出煙來,在齋戒月的晚上此起披伏,熱鬧非凡,齋戒月白天沉靜,晚上才活躍。華人小孩好像沒有玩這樣的竹筒炮。

還有一種遊戲要五六個人才能玩,如果有現成的羽毛球場最好,沒有就在空地上畫出來,這是一種攔截遊戲。一方攔截,一方衝線。

不知道為甚麼,小鎮經常處於無風天氣,非常適合在露天打羽毛球,以小鎮的經濟條件,根本不可能有室內羽毛球,因此,幾乎,羽毛球運動就成了小鎮上大人小孩的球類運動,一個簡單的場地,兩根小柱子,羽毛球網,羽毛球,球拍,所費無幾,就可以玩了。比籃球簡單得多。
avatar
古月語

文章數 : 555
注冊日期 : 2012-11-06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