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用欄目

闲话《缠足和西装》的故事(丘详铨)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向下

闲话《缠足和西装》的故事(丘详铨)

發表  wmy 于 周五 6月 21, 2013 10:45 am




闲话《缠足和西装》的故事

- 丘详铨 -

  (:以下短文乃四年前有感而发的。事缘在相识者中,有一来自中国某大城市的妇女嫁给一外籍人士,结婚并生育了一男孩几年后,其丈夫不知何故厌弃了她。想起这位人到中年之妇,在国外除了一个儿子举目无亲,其命运仿如当年被徐志摩遗弃的原配张幼仪。为了鼓励这位妇女能命转乾坤,遂旧事重叙以壮其胆。)

  “轻轻的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;我轻轻的招手,作别西天的云彩。”是白话文诗人徐志摩那脍炙人口的诗《再别康桥》里开首几句。十年前由两岸合作制成的电视剧《人间四月天》更把徐志摩的爱情故事作了最广泛的宣传,中学生们都能朗诵这首现代诗。想起上世纪的50至70年代,由于党控制的文化专权的禁锢,这位20年代新诗的浪漫诗人在大陆被尘封超过30年之久,罪过,罪过!

  人们欣赏徐志摩的诗才时,也理解到他对自由爱情的追求,因此他的爱情故事和他的诗歌一样构成他相当传奇的短暂人生。他在答复他恩师梁启超的信上有一段名句:“我将在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;得之,我幸;不得,我命,如此而已。”这不也是众多年轻人的追求?这位短命诗人为追求自由恋爱、心灵伴侣而在坚持“缠过的小脚”和“西式服装”不匹配的理念下,徐志摩提出和被他称为“乡下土包子”的元配张幼仪离婚,但却只赢得和才女林徽因谈诗论艺的友情;和陆小曼的婚姻生活更疲于奔命 ,被陆小曼的鸦片瘾弄得一穷二白,最终又为了去赶赴林徽因的建筑艺术演讲会捧场 ,因飞机撞山爆炸身亡,年仅35岁。得乎?命乎?

  《人间四月天》还没出笼,有一名美国出生的张邦梅,于1996年写出了一本和徐志摩的元配张幼仪的谈话回忆录(Bound Feet and Western Dress,中文译名《小脚和西服》)。张邦梅称张幼仪为姑婆,既张邦梅的爷爷是张幼仪的八弟。张幼仪15岁嫁给徐志摩,为徐家生了一个男孩后,跑去英国剑桥找上从没爱过她的丈夫,徐志摩为实现他自由恋爱的理想,在剑桥不告而别抛弃了身上又怀其孕的妻子。张幼仪在英国举目无亲,经过巴黎小住几个月后,去柏林独立生活,其间被逼同意与徐志摩离婚,成全他成为[中国第一桩离婚案]的第一人。离婚后在柏林三年,她学德语,接受幼儿园教师的培训,却又哀于出生在柏林的第二个男孩三岁就夭折的厄运。但是这一切都没有毁掉她,有过自寻短见的念头,但是她记起《孝经》上的第一个孝道基本守则:[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]。在德国她学会独立生存,在汉堡完成了下一阶段的学业。那时她有了坚强的自信:以我所学,可以在国内找到一份教职供养自己。

  回国之后,张幼仪曾于东吴大学教了一点德语,后来被聘请为上海第一家女子银行的副总裁、而后又兼服装公司总经理,事业倒是一帆风顺,经营有术,赚了一笔,又还一直照顾好公公婆婆。唯一的儿子徐积锴(阿欢)受到中西兼优的教育,成为土木工程师后移居美国。张幼仪本人只见过陆小曼一面,是徐志摩的好朋友胡适请他们三人吃饭见面的。她看到陆小曼的确长得很美,有一头柔柔的秀发,一对大大的媚眼。她发现到徐志摩对陆小曼说话的态度是那么有耐心,那么尊重她,而他以前和自己说话总是短促而草率。(笔者注:男人不爱一个女人时,大概都是一个样!)

  张幼仪自认是没有魅力的女人。她做人严肃,因为“我是苦过来的人”。还说,和丈夫离异的原因是他认为两人不搭调;结果离婚之后,相处得反而比离婚以前要好。后来又说,她要为离婚感谢徐志摩。若不是离婚,她可能永远都没办法找到她自己,也没办法成长。他使她得到解脱  ,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
  1949年上海移手前,张幼仪出走香港。1953年有一位苏医生向她求婚,她最初犹豫不决,请示两个兄长和征询儿子的意见后,答应苏医生所求和他结婚。这里值得一读她二哥和儿子阿欢感人的来信:

  -“兄不才,三十年来,对妹孀居守节,课子青灯,未克稍竭绵薄。今老矣,幸未先填沟壑,此名教事,兄安敢妄赞一词? 妹慧人,希自决”。

  -“母孀居守节,逾三十年,生我抚我,鞠我育我,劬劳之恩,昊天罔极。今幸粗有树立,且能自瞻。诸孙长成,全出母训。……….综母生平,殊少欢愉。母职已尽,母心宜慰,谁慰母氏?谁伴母氏?母如得人,儿请父事”。

  张幼仪再婚后又帮那做医师先生的忙,大约二十年后医师病逝,1974年她才移居美国依亲,和儿子、孙子和曾孙享天伦之乐,以88岁高龄善终于纽约的公寓里。

  张幼仪最后还对侄孙女张邦梅说:“你总是问我,我爱不爱徐志摩。- - - -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。我对这个问题很迷惑,因为每个人总是告诉我,我为徐志摩做了这么多事,我一定是爱他的。可是,我没办法说什么叫爱,我这辈子从没跟什么人说过[我爱你]。如果照顾徐志摩和他家人称为爱的话,那我大概爱他吧。在他一生中遇到的几个女人里面,说不定我最爱他。”如此表白真耐人寻味。其实她没有真正热爱过一个男人,但是有仁慈的心和妇道的责任感。

  顺便也提一提和徐志摩张幼仪的关系有瓜葛的那些人。林徽因51岁就因肺痨病死北京,陆小曼当画家也只活至63岁死于上海。从推拿师成密友到教她抽鸦片至同居的翁瑞午(翁同稣孙子)也只活到61。一说林徽因最爱的男人 - 清华大学第一位哲学教授金岳霖,则是唯一比张幼仪命更长的,活到90岁。

  回顾张幼仪的一生,如果当时她被遗弃于国外后而自杀,就没有后来子孙绕膝的晚景。想起上世纪50、60年代的印度尼西亚华人社群里,也还有类似包办婚姻的事例。一些妇女虽然没被丈夫休掉,但是也算不上有过真正的夫妻爱情生活。有些被迫离婚的女子,处境不一,完全看男人的道德良心和经济能力。一些妇女所咽下的苦水,非局外人所能知。她们不一定有张幼仪的勇气、毅力和机缘,或者也没有她强健的体质。同样具有生存的毅力和坚定的意志的,也一样拖儿携女,顶天立地做人。真如张幼仪回忆里所说,离了婚使她找到了自己。离婚给每个人新的起点,新的机会。所谓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”。

  离婚在现代社会已没有过去那种压力,在西方更是司空见惯,离婚率大约是婚后的三分之一强,尽管人人都知道离婚并非喜剧,尤其是有了孩子,难有双赢局面。实际上,离婚又是现代社会发展的一种特征现象,男女平等的表现。男人可以休妻,女人可以私奔,然后对薄公堂(现在叫法庭的)解除婚约。弱势一方(多数是女方)得到法律上的一定保护,尽量免了逼人于死地的境界。

  写于栖音阁

  注:

  1.张幼仪的父亲曾是地方上名医。她二哥张嘉森(即张君劢)曾在民国政界里出名,曾任中国民主社会党主席。四哥张嘉璈(张公权)在银行界成名,曾是民国时中国银行董事长。

  2.翁同稣(1830 – 1904)乃中国江苏常熟人,晚清朝廷中人、书法家,是同治帝和光绪帝的两代帝师。

回途插曲短述:

  星期天下午两点十分,风和日丽的天气,可是微风还是稍有寒意,飞机抵达Osnabrück地方机场。下机后取了我托运的两件行李,就一手拖皮箱加小袋子,另一手是我随带机上装满书籍的小皮箱徐徐走出去,关卡过道一位年轻海关女警没事做了,看我拖着那么多行李,就问我从什么地方来。我说从印度尼西亚,她问是否带有烟酒之类的东西,我说没有。她又再问有没有什么食品一类的,我说有一点亲家姆托带给她女儿Ira的。她说那就进去另一边的检查室内看看。我就随之进去。把Ira母亲托的袋子一打开,女官员把手伸进去,即拿出Awi昨天在Bandengan特地下车去买的几个粽子。这位女官不知是什么,我说这是我们传统的加了肉馅的米饭团,想吃吗?她又看到有好几盒牛肉干,问我是什么,我照实说了是肉类食品。她就指着墙上的布告,说肉类食品不可入境的禁令。我说本人从来没听说过在德国也有如此禁令,要澳洲才如此。同时在场的年轻男官员则说,按条例这些肉食品必须先交给兽医部门检查,要交很高的费用的。我说怎么那么倒霉,因为超重,托运时还交了360美元的运费了,现在你们要没收,那我这一行不是白费心机,真是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嘛。为了怕令娴在外头老等,我立即以手机告诉她,海关要没收我的干肉食品,没其他事的,等一会就出去。

  (在雅加达托运时,那年轻的航空服务女郎可小气了,超重五公斤要我交360美元的运费,我说那一点亲家托的东西顶多只值得50美元。小桃对那不通事故的姑娘说免了吧。我因为前两天在中爪三宝陇吃早饭时,吃了Pecel,大肠被辣椒弄伤了,一时三刻总得去蹲马桶。去机场前又刚同Awi等人吃了点心,肚子又涨压起来,得跑去洗手间解决,遂交待小桃,行了行了,时间紧了,她得先把运费解决掉。之后我从洗手间出来,拿了登机票后就出境了)。

  我把运费收据给那男官员看了,说你看我交了350元,他纠正说是360啊!对啊,你们要抄掉我的牛肉干,猪肉干,要拿走我的粽子,我怎么向我们媳妇儿Ira和送给我粽子的师兄Awi交待呢?那位年轻女官看我一点不发什么脾气,我只是嘟嘟囔囔说真不值得如此千辛万苦拖来带去,心里颇有埋怨亲家姆把我当运输工人糟蹋了。女官她就说,既然如此,那就这一次破例带出去,下不为例。大约她看我是老老实实有了年纪的人,又毫无隐瞒,也没发大脾气抗议争闹,如此愿意网开一面,还算通情达理的。你说是那位印尼的航务女孩死板,还是德国女官员固执墨守规章制度?

  详铨 写于2012年6月3日

  栖音阁








wmy 在 周日 6月 23, 2013 9:47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

wmy

文章數 : 3025
注冊日期 : 2012-11-08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有感

發表  wmy 于 周日 6月 23, 2013 9:26 am


有 感
溫曼瑛
2013-6-23


   丘詳銓學弟雖然身居外國多年,但他的中文造詣很深,文章寫得生動感人,且具自己的獨立見解,很難得。

  談起帶食物「過關」那一段,引起共鳴和勾起回憶。

  記得以前去印尼探親返港時,必定會帶過重的行李,印尼海關也趁機向旅客狠狠地「刮」一筆。幾次往返之後想想:食品才區區幾十元,但超重費就十幾二十倍,不值得,何況很多食品在香港都能買到,花那麼多錢還得拖著重重的行李來糟蹋自己,何苦呢!後來,學精了,赴機場前一兩天,先秤好行李,超重的留下,輕輕鬆鬆過海關,何必充當「運輸大隊長」!

  又想起印象深刻的兩次「過關」。

  一次是在1983年4月去台灣那次。

  那時台灣還沒有「開放」,申請入台證就得「過五關、斬六將」,有關人員兩次「家訪」,家裡但凡有「中華人民共和國」的物品標籤都得藏起來,說話也得提起「十二分精神」,小心翼翼,唯恐那裡出錯,經歷半年,通過台灣親戚的「疏通」,終於獲得入台簽證。

  出發前,把所有帶有「中國製造」的衣服、內衣標籤全部剪掉。臨出發前幾天,親戚來電要我們帶中藥,還指名要「同仁堂」出的。買到藥品後,看看標籤實在無法清除,唯有照帶。

  到了台北機場,下機過關,海關人員自然問起有沒有帶違禁品和藥物之類的東西,我們從實招來,那幾瓶藥眼看就要被沒收了,我心裡一急,就鼓起勇氣說:「這位先生,我們帶的這些藥物不是奢侈品,而是等著救命的,治病救人是頭等大事,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,是不是這個理?請你無論如何通融一次,不然我們在親戚面前沒法交代。」可能是我的語氣充滿了殷切的期待,也可能是那位仁兄的同情心大發,我們終於如願以償。台灣的親戚拿到藥物時得知來自不易,很感激。

  另外一次是在今年(2013年)三月去紐西蘭那次。

  紐西蘭的60年屆同學巫惠宜早就向我和洪玉燕千囑咐萬叮嚀地告誡我們:紐西蘭海關最恨旅客欺騙他們,報關要老實,不要存有僥倖心理,有的東西諸如肉類、水果等不能過關。另外,她還囑咐我們把要報關的放在比較方便拿出來的行李箱內,免得耽誤出關的時間。

  從香港去紐西蘭的機程要十個半小時。在飛機上,我和洪玉燕商量如何應付過關的細節。我主張把要報關的東西用英文寫在一張字條上交給海關人員,省得囉嗦,玉燕也同意。

  到達紐西蘭海關,我一看海關人員是女性,心想:糟糕!女的都比較挑剔難纏,如何是好?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面對。以下是該女士和我的對話。

  “Good afternoon! Anything to declare?”態度和藹、面帶笑容的女士問。

  “Yes.”

  “Please open your lauggage and show me.”

  “Here is the list, please check.”我邊打開行李邊遞給她備好的字條。

  “Very good, well done. Have a nice journey in New Zealand.”她只是隨意翻一翻便讓我通過。我留意到她把我那張字條和報關的單張擺放在一起。

  “Thank you so much.”

  這位女性海關人員的態度讓我立即對她肅然起敬,讚賞有加。

  與此同時,我看到有一位亞洲人面孔的女乘客很狼狽的翻開行李箱所有的東西,一件一件地掏出要報關的物品,神色慌張,舉止笨拙,像一個撒謊的小學生站在老師的面前一樣。本來很想看熱鬧,無奈不能久留,容不得我「八掛(粵語,好管閒事之意)」下去。

  看一個地區或者國家是否文明,旅客往往從踏進該地區或國界的那一刻立刻感受得到,從旅遊多年的經歷體會到每個國家、地區在培訓海關人員時除了重視其專業知識以外,對旅客的態度也是不容忽視的重要一環。如何掌握分寸,做到既有原則又能體現人性那一面,實在需要好好磨練。質素好的海關人員無疑對自己的國家起到好的、正面的作用,也間接助本地旅遊業一臂之力。這批人應該得到充分肯定和獲得應有的賞識,他們的位置太重要了。






wmy

文章數 : 3025
注冊日期 : 2012-11-08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回復: 闲话《缠足和西装》的故事(丘详铨)

發表  古月語 于 周二 6月 25, 2013 10:52 am

香港的陶傑對徐志摩很不以為然。想起了,一個人只是留下了那麼一句話:不帶走一片彩雲,和三個女人,就足以被人傳頌,亦可以說是異數。
 
他的原配夫人愛徐志摩,古月語倒是不很信。一個傳統的女人,傳統的做法,古月語相信既有本能,也有做給你看的意味。初吻可以刻骨銘心,但也有被淹沒的時候。原配夫人是無辜的,她的家翁家婆也是無辜的,養了一個只會跟著自己體內荷爾蒙團團轉的不孝子,也是一種無奈。
 
徐志摩是否是一段佳話,讓後人評說吧。實際上,詳銓、陶傑和古月語就已經在評說。當有一天之後沒有人再提起這個人,這也是一種歷史評說。
avatar
古月語

文章數 : 548
注冊日期 : 2012-11-06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